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uxujingling的个人主页

 
 
 

日志

 
 

思念何处,不待凄凉  

2006-10-12 19:30:12|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思量何处,不待凄凉

1 龙山巷,福寿巷里弄。

短短的一截龙山巷,福寿巷河边的一条里弄,在福州的日子里,已不知道多少遍有意或无意的徘徊过,夜里亦好,白天也罢。
记的初中毕业后的那个夏天,拉着嗅壮胆,想再见你;龙山巷处不见,转去福寿巷。那时该是福寿巷整改管道的日子,地面千沟万壑,嗅一个不小心,摔了个伤,只好作罢。
高中的一个夜里,思绪难耐。骑车匆匆来到福寿巷,知道人儿就在咫尺之遥的那个单位里,却不知如何开口,作何言语。停着车,靠着电杆,不停哼唱着寂寞的男人。滴酒不沾的自己,唱地一副醉样,形状甚异。
大学在京,第一次离开福州。可以想象,初次回闽的心情。之前的日子里与父母朝夕相处,很多细节未能体会;从未想到母亲见到我回来时候能是如此的喜悦,更难以想象父亲接到电话后一路小跑回家见我的急切。但是不知道他们是否能够原谅,他们的孩子在归家之前,又去了1趟龙山巷,1遍福寿巷,看了看那熟悉而又陌生的灰色的和白色的小单位。
去国离乡,数数已经年。思念虽依旧,却只能在梦里,在回忆中,方能再次踏上那两条小径。希望在兴盛的城建运动中,他们能幸免于难,好让我那段岁月和回忆,能有个安静的角落停留;好让我他日回乡之时,能又走于其上,能又在一个似远似近的地方,拾起那份未央。

2 路边摊

在异乡为异客,虽然随遇而安,却有许多思念不能自已,那段流水般的日子尤甚。当然,想头林林总总,不一而足,家乡处处可以吃到的小吃,也是其一。
榕城可以吃到的可口小吃不少,众人皆知,勿须赘述。想说的,是一种来自他处的小吃。第一次见到这种路边小吃,是小学的时候,放学时刻的校门口。一位来自外地的中年男子,身形瘦削,在一个铁皮包围的自制的摊点前,生着一块薄铁板,作业于其上。
东西不难作,却特别能激起那份食欲。见他先在铁板上淋油少许,打一颗鸡蛋,边煎边佐以料;未几,推边鸡蛋,取一片黄色的春饼,两面稍煎后,裹鸡蛋于其内,作卷饼状。入口时滚烫,既有鸡蛋混杂葱味的鲜香,又混有佐味辣椒的美。食毕,人已离去数百米,却难自控,返来多要上一个。如此反复,一而再,再而三。即使因此吃不下中饭而遭母亲数落,却次次乐此不疲;父亲因此也没少挨训,他总是乐呵呵地看着我那糗样,摸着我的头对母亲说:没事,郎儿仔好吃,难免的。。。
初中的时候,不知为何,路边的这号摊子渐少了起来,所知的,也就剩下华侨大厦前的一爿三两。俩人骑车回家,为了能相处多阵,不但慢地有碍交通,且常常绕多好几条道。一次路过华侨大厦,馋嘴的我难抑那份痒痒,要了两份与你同食。福州虽地处亚热,但入冬时的夜里,也是寒风阵阵,吹得颇有些冻,停车等待的时候尤甚。那黄色的米奇褛,映衬着你让风吹红的面颊,多少年来此景象仍历历在目,难以忘怀;只是不知你是否也和我一样不时想起?

3 柠檬树和苏慧伦

很多朋友,惊奇于我对苏慧伦的喜好之甚,我嘿嘿不答;我想若他们可以看穿我的心思,或许最先看到的是那首你最喜欢的歌,柠檬树。
国人常常诟病当下的教育体制,辟如其功利性,又如其对学生想象力的扼杀等。于我而言,恐怕最大的不足,在于资源的紧缺,未能且不足以做到因材施教;诚然,至于投于教育的资源为何常处于紧缺,辄是另外一个课题了,暂不讨论。
教学,有教有学。学生为受众,其水平和能力难免参差不齐;好的教师,授课时应重视受众的多样性,有所针对。可惜,在现有的环境里,这个要求不免显得苛刻。对于大部分教师而言,授课时均以受众的平均水平为标准,牺牲了两头。对高于平均水平的学生而言,其多自觉好学,轻松作好本份之余能得闲涉猎百科,弥补了标准化教育的束缚,反而使其能力有更进一个层次的提高;然而,对于低于平均水平的学生而言,其所受的林林总总的待遇,就不那么愉快了。
初、高中的6年里,在这个平均水平的教育体制下,我一直游刃有余,初中犹是如此。课堂上轻易地完成对于课程的掌握,课后作业也不多,片刻一挥而就。剩下的时间里,充实的多是阅读音乐电影和体育,还有我俩一起的点点滴滴。。
不知道柠檬树是如何成为你的最爱的,或许是我们都一样,有着容易思念的星期天下午,甚至是每天下午。。。
不知你是否也有看到,前一阵子她的复出,及其出的新碟;不知是否因为那段时光,她看来依旧那般清纯抒情。低头是,锱衣不再情还有;抬头处,月光依旧人长久。听她的,黄色的月亮下,我们又有什么值得悲伤的呢?

4 电影

教友的乐土是教堂,影迷的天堂莫过影院。对电影的那份爱好,许是幼时就打下了的基础。
小时候家住省府路,幼时常和家里的大小孩子去对街的省府大院里玩耍,爬树骑单车打闹游戏,不一而足。傍晚早早吃过晚饭,等待父母回来,带着上省府礼堂看电影去。放映的电影内容,虽非年幼的我能够理解,但礼堂口买来的零食却是少有的可口;自然,随着零食的吃完,就见我和着哼哼哈哈的武打声,熟熟地睡在了父亲的怀里,等待散场。
初中时,我们一起的时光,不少是在影院里渡过的。一来是我对电影自幼的喜爱,二来是当时属于我等年纪的娱乐选择并不多,黑暗中能拖着手一起看电影,自然是件难得的甜蜜事。记得你我初次所看的电影便是张艺谋先生导演的《有话好好说》,电影院则是如今早已不复当年样的人民剧场。后来的日子里,若无他事,无论档期内所放何片,你我总愿意一起厮摩在影院里。现今我仍记的片名的有特工狂花,有减肥旅行团,有有话好好说,当然少不了彼时风靡的铁答尼号,甚至更有一部不知片名为何的国产抗日电影,呵呵。。
不知道已有多少次通过碟片再看铁答尼号和有话好好说了,后者的台词是我最为熟记的一部电影。是呀,就象安红数落王小帅时所说一样,狗是改不了吃屎的;夜里常常梦到京式小区里小个子用高音喇叭冲着楼上喊“安红,我想你”的情景,不知道那刻现实中,我是否也在喊着“Wid,我想你”呢?



5 津泰M记

无论是商业或是居住使用,就土地而言,有三个最重要的因素:地段、地段还是地段。那阵子开始横扫福州的鬼食中,最佳地段非M记于津泰与南街交界处的那家莫属;同1条道儿上的阿K,输就输在了这转角的高下上,且输了不知好几筹。好事者有过1个调查,聚会碰头的地儿,津泰M记轻易飙上频率最高的点。如此的人气和人流,加上M记标准化招人疼的产品和服务,不火都难。。。
当然,虽有鬼食旗舰的魅力,其消费对象却主要集中在就读于福州大大小小初高中的学生群体上(虽然,以我们这个城市的市场分布而言,这个群体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实在不容忽视)。在中学和大学的消费习惯上,不知何时起生成了一道坎儿。一次回福州小住,喊嗅出来吃饭,饭馆是一中背后的一家川菜店。觥筹交错后嗅问我:“贱人,有件事你发现没?咱一伙人,读书时候M记阿K的屁颠屁颠;匝地甫一上了大学,就人模狗样的各个都点起菜来了呢?”
是啊,我们不是也一样么?多久没在那里边数薯条边等大众的电影了?多久没有在晃荡了半日后躲那儿避暑歇蹄子了?多久没有在那儿候着你放学经过了?多久没有在那里耗奶昔无所事事了呢?
初三时候的圣诞,街头疯了一阵后,最后还是去了那儿。第一次见到M记用蜡烛代替明亮的灯光,似乎还有些没晃过劲来。仿佛中,无知的少年说,之后年年的圣诞,希望都能和你一起渡过,灼灼之言,如今又从何处拾起呢?
不经意间又过了十个圣诞了,最近的一次去到津泰,也是四年前了;脑海里中遥想起的,仍然是那熙熙攘攘的人流,一排排的少年单车,少男少女手中或口中的甜筒,还有小柯的那句歌词:
在你我相遇的地方依然人来人往,依然有爱情在游荡;
在你我相爱的地方依然有人在唱,依然还是年少无知的感伤。。。

6 鬓发闲撩

在一个自由受限、权利受控的空间里,媒体之间的竞争越激烈,带来的就只会是越多的庸俗与恶搞。在喟叹国内媒体想象力和创造力之匮乏的同时,也时常对其本应有生俱来的言论自由与舆论监督的被动缺失而心生怜悯。自新周刊的盘点和天下足球的托普疼以来,各式各样的排行和盘点在各种媒体上泛滥开来,不知何时是个尽头。。。
有个这样的排行,调查男士心目中女士最性感的动作的排名。结果不曾记得了,借题说说自己的吧。
初中开学的时候,坐在你的后面。闲暇时,常不经意间看到你将飘于耳边的鬓发,轻撩于耳后;收势时,以手抚颊,直至托于颔处。多少年过去,这霎那间的惊艳,仍深刻地印驻于脑海,不曾片刻忘却;四下无人之时,亦不时尝试轻捋自己不长的鬓发,借景思人,得意之状偷偷溢于言表。
从北京回到福州时,我们见过一次面;饭后,陪你去M记楼上的发型屋修发。午后的时分,一边是楼下来往的熙攘,一边能看着人儿你,不时轻撩秀发于耳后,人生惬意如此,夫复何求?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评论这张
 
阅读(16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