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muxujingling的个人主页

 
 
 

日志

 
 

我 醉 之 于 酒  

2006-09-04 13:40:20|  分类: 默认分类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这世上,能和豪情、英雄、历史同时挂钩的东西中,酒,一定排在前三名。

1
实在是没法不喜欢这熏人欲醉的杯中物。小时候喜欢武侠,里面的英雄,不能喝酒者很少。如乔峰,于万军阵前如入无人之境,那种粗犷狂放的气魄,一直都让我如痴如醉;而乔峰在酒桌上的豪情更是让人一杯难忘。英雄喝酒的时候,自己如痴如醉,而观者,往往便也跟着如颠如狂。

时至今日,我才明白,对酒的喜爱只是源于对英雄的崇拜;而且这英雄,一定来自漠北,有着无尽的豪迈胆魄。看到酒,进入我眼帘的往往不是那碧绿酡红的浆液,而是一幕幕纵酒高歌知己相酬的场面。

酒,装饰着英雄,而英雄,装饰着这个世界。

其实,酒总是和某种痴联系在一起的。譬如乔峰,譬如令狐冲,譬如李寻欢。当他们在书中出现的时候,那酒气也就酽酽的破开纸面溢了出来。这种痴,关不关风月,其实并不重要。古龙笔下的人物,嗜酒如命者,多半和女人有关;而金庸的笔下,这种格调就淡化得多。李寻欢的手中,永不放弃是酒瓶和一个怎么也刻不完的女人头像,这也就是古龙本人的形象。而金庸,在照片和在书中似乎永远便是那种正正经经的、一副博学大师的形象。

最令人心动的就是《笑傲江湖》中祖千秋向令狐冲介绍酒和酒器的那一段。葡萄酒为什么要配夜光杯呢?那是因为有“葡萄美酒夜光杯”的诗句,更因为葡萄酒颜色酡红,不适合男儿喝,而配上夜光杯以后,就色如血,有车马洌洌战马啸啸之觉。为什么喝汾酒要用玉碗呢?因为有诗为证“玉碗盛来琥珀光”。为什么喝米酒要用大斗呢?因为米酒味淡,同样的显不出男儿豪情本色,而用大斗盛之,就会感觉很不一样。为什么饮百草酒要用古藤杯呢?因为藤也属草,两者并用,会增色增味不少.......

这种解释非常的吸引我。我常想,如果不是祖千秋这么一解释,或者说,如果不是金大侠这么一编纂。我是无论如何也记不住这些零零碎碎的东西了。


2
其实,酒学来自于远古,可不是来自于武侠。古文学中和酒相关的典故,车载斗运,数也数不尽。

打小就喜欢古典诗词。而于那些诗词中,我比较钟情狂放派。很多诗词中没有酒,于是,我就想当然得给他们编排上饮酒这一幕。比如“执手相看泪眼,竟无语凝噎”,这么惨的生离死别,没酒可怎么行?于是,我得想象中,便是两个人,一人一杯酒,哭哭啼啼得话别。又譬如,荆珂去刺秦,风潇潇兮易水寒,这么壮怀激烈的场合,就更该是一人一大碗酒,先干为净,然后拱手一揖,快马决尘而去。

当然,古书中,红颜佐酒的场面就是更不能少的了。有酒而没有美人的场合,多半下面会上演一段悲壮得英雄史诗。英雄轰然倒地,激起万丈尘埃,于是,悲歌从画面外响起。那是我最不愿看到得场面。

最好就是有美人做伴,或是知己相酬。美人嘛,最好能倾国倾城,有横世才情,琴棋书画无所不精。于是,我就看到娥皇女英,蔡文姬,李清照,红佛,绿珠手捧诗书的向我走来.....

如或身边找不到红颜知己,那就一定地得有最亲切的兄弟陪着喝酒。这种情形,其实也很多见。譬如,建安七子。个个嗜酒如命,狂放不羁,清醒处才华横溢,酒醉后如傻似狂。这其中,最为突出的,当属嵇康和刘伶。没落无奈、借酒消愁得文人形象,就是他们在当时的写照。

从书中走来的这些人,一个痴字道尽个中滋味。那痴,自是辛酸,也是激扬,自是暗流之如潮涌,也是灿烂之如朝阳。天地间,一声关于痴的嗟叹,于是,无边的落木便开始潇潇而下,而不尽的长江正滚滚奔腾而来。

不痴不足以成就巨品。

李白不痴,不会有斗酒诗百篇,更成就不了自己诗仙的地位;屈原不痴,就不会有三闾大夫的自沉汨罗江;玛格丽特不痴,不会有《飘》的问世,和曹氏《红楼》一样,一辈子的精血所为;雨果不痴,就不会有悲惨世界和巴黎圣母院里敲钟的丑老头卡西莫多。

痴呀痴!真个是都云作者痴谁解其中味。痴者都是时代的弃儿。在当时的时代永远是不被认同的没落者。这没落甚至包括神话中那只会七十二变的猴子。他们的价值,只是在若干年后,在一个他们完全陌生的年代,被重新拣起。

说来说去,似乎扯远了。但是酒和痴毕竟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这联系,顷刻间,便模糊了壶中那斑驳的岁月,更使我泪如泉涌。

这些画面总是在我的脑中飞来飞去。就在刚才,我还想起歃血为盟的梁山兄弟,想起唐三藏和李世民义结金兰后,李世民撮了点土放入酒中给唐僧喝。想起红楼中诸多的小姑娘把着酒令,抽着花签,自顾自的饮着酒,于是,宝钗就抽了个任是无情也动人的牡丹花。

这些都很美,散发着书本的檀香。于是,我又醉了。


3
自己喜欢酒,是因为酒在隅隅独行的漂泊中。

很早就知道“葡萄美酒夜光杯”的典故,但我仍然很固执的认为,中国的古代只盛产白酒和黄酒,而烫酒,就是烫的黄酒。

应该是《云中漫步》吧。一曲欢快的音乐,把我拉到了美国种植园经济时代的南方。一望无际的葡萄园,结满了紫色的葡萄和成熟的希望。于是一筐筐的紫色运来,在酿制的场所,所用的人都跳到了上面,自由欢快的踩着。这片景很有异国情调。更令我感动的是,他们跳着一种类似BLUES 的舞蹈,相互祝福着....

也许,从那一刻起,就开始觉得葡萄酒这种东西,它的故乡应该是美国或是别的什么国家,总之不会是中国。于是,开始刻意留心葡萄酒这种东西。

和烈性酒不同,葡萄酒更容易受到男女老少的爱戴和拥护。尤其是干红的出现,使得葡萄酒在老人和女孩子中的诱惑力更大。而且葡萄酒瓶的造型一般优美细长,如女人的身子,曲线毕露,充满诱惑;仔细看,则又像一件工艺品,恬然羞涩的一脸晕红,等着你开启。


4
临到结束,忽然想起应该补充一点,那就是,我不怎么会喝酒,可是却钟情于喝酒。所以说,这世间很多文字,可能都来自于一种失控的想象。



注: N年前..




作者:骆小驼 来自【海归网】 http://www.haiguinet.com
  评论这张
 
阅读(36)|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